当前位置:中国篆刻家网站健康全面“二孩”配套政策措施亟须完善
全面“二孩”配套政策措施亟须完善
2022-07-11

10月29日是“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一周年的日子。一年来,从政策的衔接、措施的执行到社会资源的配置和家庭的准备等各个方面均在不断磨合中,同时,生育二孩建档难、相关配套政策是否落地等问题也引发了社会的热议。业内专家认为,发现并解决问题,无疑将使得“全面二孩”政策在实践中得到逐步完善。

据统计,今年我国的生育登记申请数量明显增加,出生人数呈明显增长势头。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出生人口831万人,同比增长6.9%,其中二孩出生比重占44.6%,与去年相比上升了6.7个百分点。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王培安称,目前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平稳,生育状况与政策调整前的预判基本吻合。

“根据自身的工作经验来看,目前的孕、产妇或者有生育意愿的女性数量相比以往确实明显增加。前来咨询建档的人越来越多,其中二胎孕妇人数也在增长,而高龄女性再次怀孕的不在少数。”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医生彭澎对中国商报记者如是说。青岛市妇女儿童医院产科副主任范冬梅也表示,去年同期该医院的分娩量大约为600人,今年每个月达到了1300人左右,分娩量大大增加。

二孩政策的全面放开,在一些地区、一些家庭掀起了“生产热”,但也有一些地区、一些家庭态度较为冷静。据安徽省一县级市卫计委负责人介绍,年初当地组织两孩生育意愿调查显示,愿意生育二孩的占20%,因此预计全年新增二孩出生人口在2000人左右。但截至10月底,当地同比出生增加人口仅555人,远远低于了预期人数。

李女士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工作占据了生活的大部分时间,且生养一个孩子的成本过高,所以目前并没有要二胎的想法。”据中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现如今,普通月嫂月薪就已达五六千元,聘请经验丰富的特级月嫂更是需要支付上万元的报酬。显然,高额的成本无疑成为了阻碍二孩诞生的主要原因。

对于二孩,无论是暂无想法还是生育热情高涨,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表示,由于存在前期观望、备孕等因素,目前多数生育二孩妇女仍处于怀孕期,真正的生育高峰至少得到今年年底才会出现。

随着二孩生育意愿的逐步,不少公立医院产科孕妇建档一号难求的情况屡有发生。据北京朝阳区妇幼保健院产科工作人员介绍,明年5月前的产妇建档均已满额。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医生彭澎就该院现状对中国商报记者坦言,慕名前来的孕妇较多,而医院能提供的人员和床位有限,导致该医院的建档工作也是比较困难的。按照北京市卫计委要求,北京各大医院建档的流程相仿,均首先需要有母婴保健手册,然后挂产科门诊号,提供母婴保健手册后如果预产期当月床位未满则可以建档,如果床位已满则外院建档。彭澎对此,孕妇在发现怀孕后要尽快办理母婴保健手册,否则超过孕8周则建档难度增加。健康孕妇不要一味追求所谓的大医院,很多非大牌医院建档其实并不难,而且这些医院应对健康孕妇的生产并非缺乏保障。

二孩政策放开以来,除了建档难问题凸显外,高龄夫妇生育风险问题也引起了广泛关注。据全国妇幼卫生监测数据提示,今年上半年,全国孕产妇死亡率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0.6%。称,目前还无法确切孕产妇死亡率上升与全面“二孩”政策实施有关,但有医学界人士认为,生育年龄过大等因素也会增加孕、产妇二次怀胎的生育风险。

对此,国家卫计委于10月25日在其官网发布了《关于加强生育全程基本医疗保健服务的若干意见》,意见指出,在“十三五”时期国家将加快产科医师、助产士人才培养,力争增加产科医生和助产士14万名。同时,要着力提升孕产妇和新生儿危急重症救治能力,尽快扩增产科床位。

中国卫生会理事郑雪倩表示,虽然二孩政策已放开,但孕妇自身的身体状况适不适合生育二孩还要看个人情况。彭澎也表示,对于女性而言,生育二孩不能盲目“跟风”,尤其是高龄人群和有合并症的女性一定要在咨询医生后才能备孕;而医院层面,在流程制度、人员配备、硬件配置等方面都应该有所准备,不能一味增加床位而造成医疗安全隐患增加。

在全面二孩政策落实期间,不少育龄妇女存在着“不敢要”、“要不起”的矛盾心理,这无疑要归结到相关配套政策落实不到位的问题上。尽管各省在计生条例修改中不同程度地增加了产假,但其他相关鼓励政策仍然有不到位之处,难以实际解决二孩“优生优育”的现实问题。

“第一个孩子上幼儿园就经历了波折,好校区门槛高、名额少,试想二孩还要在上学问题上重蹈覆辙吗?”“现在职场竞争激烈,不能确保自身有足够的精力来生育二孩。”“孩子看病是问题,不知二孩后是否有医疗政策优惠?”……中国商报记者在调查采访中发现,确实有教育、医疗等方方面面的现实理由“牵绊”着育龄群体。

为消除育龄妇女的忧虑,全国总工会女职工委员会呼吁尽快开展《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女职工劳动条例》等法规的修订工作,依法增设二孩育儿假、二孩子女补助金等,减轻二孩母亲育儿的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缓解女职工孕期、产期、哺乳期“三期”权益与所在单位之间的矛盾。

而针对“上学难”、“上学贵”等教育问题,全国政协常委李崴曾,要推出各种扶助家庭养育的政策,消减父母在经济上的顾虑,帮助更多家庭“生得起”、“养得起”。他认为,可以采用直接补贴或者按孩子人头抵税的方式对养育小孩的家庭进行财政支持。同时,要加大教育投入,可将九年制义务教育向下延伸到学龄前三年。

多位专家表示,“生不生二孩”绝不只是放开一纸那么简单,需要全方位的细致考量。从就学就业、社会保障等方面看,每增加一个人都需要管理和公共服务相应跟进;从个人生育意愿和抚养成本的角度看,多生一个孩子也需要个人和家庭作出规划。北京大学人口所教授穆光表示,全面二孩政策虽然没有像我们希望的那样收获“愿生乐生”的效果,但生育政策和社会政策的综合配套仍值得大家期待。